产品搜索
产品分类
 
一位MH370家属想对MU5735家属说……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2-05-09 16:50   
摘要:html模版 一位MH370家属想对MU5735家属说…… 极目新闻记者 赵德龙 东航MU5735坠机已第6天,事故救援仍在进行,事故应急处置指挥部已有序组织安排375名失联旅客家属到事故现场吊唁,累计为家属开展心理辅导500余人次。 遇难者家属到事发地吊唁 3月24日,在距

html模版一位MH370家属想对MU5735家属说……

极目新闻记者 赵德龙

东航MU5735坠机已第6天,事故救援仍在进行,事故应急处置指挥部已有序组织安排375名失联旅客家属到事故现场吊唁,累计为家属开展心理辅导500余人次。

遇难者家属到事发地吊唁

3月24日,在距离东航坠机事故地点400米的山道_上,消防救援人员在行进途中遇到前往现场的失联乘客家属,他们肃立在道路旁,向家属行礼。图源:新华社

有着类似遭遇的马航MH370航班家属姜辉,日前在微博创建“马航MH370家属对东航MU5735家属要说的话”话题,表示东航MU5735家属如果有任何需要,可以随时私信联系,所有马航MH370家属都愿意伸出帮助之手。

姜辉是马航MH370一名失联乘客的儿子,他的母亲于2014年3月8日乘MH370从吉隆坡飞往北京时失联至今。

东航坠机事故发生后,姜辉一直关注救援进展和乘客家属情况,他说自己之所以创建这一话题,是想给这些家属提供一个可倾诉的场所。

图源:北京日报

给大家提供一个“树洞”

极目新闻: 您创建这个话题是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,当时是怎么想到要去告诉MU5735家属,愿意给他们提供帮助?

姜辉: 我有过和东航MU5735乘客家属类似的经历,比较能体会他们现在的感受,以及现在、将来也许会面对的一些困难。我在网络发布这样一个话题,希望能为东航MU5735乘客家属提供一个可以倾诉的场所,就像一个树洞一样。当然他们还可以选择心理专家、本次事故中的其他家属、家人等作为倾诉对象来交流。

极目新闻: 现在有相关家属或者网友和您联系吗?

姜辉: 目前没有人联系,其实也是我预料到的。就我个人而言,马航MH370刚出事时,我也不希望朋友亲戚同事知道这个事情,可能大家会比较关心,虽然是善意,但我还是要回应,w66利来app,感觉增加了负担,我宁愿默默地去自己消化。中国有自己的文化传统,在这种情况下,不愿意跟旁人接触,也不会主动去接受心理援助,但其实心理援助还是很重要的。所以,目前阶段的心理援助,其实就是陪伴、倾听。

极目新闻: 您认为心理援助对家属很重要,您当年有接受过这方面的援助吗?

姜辉: 其实,我当时特别想知道,发生这个事情,我该怎么告诉我的父亲和我的孩子。但是没有人能够帮我,我就什么也没做,什么也没说。这样的结果是孩子对奶奶的印象一天天地淡忘。马航安排的心理医生,当年我只申请过一次帮助,并且是在MH370失联半年后。后面我自己又看了心理医生,医生也开了药物干预,我觉得还是很有积极效果的。

时间会治愈伤痛

极目新闻: 您觉得家属还可能遇到什么困难?

姜辉: 因为航空事故原因的调查其实是个漫长的过程,后期还可能涉及家属的赔偿等相关事项,一方面涉及东航,另一方面还有可能会涉及飞机制造商,这其实对家属是个很大的心理负担。

同时,关于本次东航方面选派了160多位援助专家,开展“一户一册一专班”的援助服务,这是很好的措施,但这个运作机制可能需要航空公司、政府相关单位等多部门合作,如果有相应的制度来保障后续能长期对家属们提供帮助,对家属来说也是一种安慰。

极目新闻: 您对家属们有什么建议?

姜辉:不要独自承受,也不要拒绝心理专家的干预和援助,陪伴和倾诉都很有效果;其次,本次事故中的家属们彼此有相同的经历,就有相通的情感,大家能够相互建立联系,对及时了解相关进展都有帮助;最后,有必要和航空公司、飞机制造商、政府相关部门建立一个有效的沟通渠道和机制,这样机制的建立,对后续的相关工作可能有所保障。

极目新闻: 您如何看待关于乘客们的隐私问题,您个人现在是什么状态?

姜辉:隐私其实是个人不愿向他人展示的一些东西,每个人情感状态和对隐私的界定并不一样,所以因人而异,但总体来说,如今大家的隐私观念是更强了。就我个人而言,现在面对媒体报道,我愿意展示我的真实信息,包括姓名。关于个人状态,目前还比较不错,虽然谈不上完全“走出来”,但我相信时间终究会治愈伤痛。

延伸阅读

MU5735遇难者家属面对焦山黄土哭喊亲人:我们过来接你,你记得跟我们回家

作者 | 南风窗报道小组

“我们过来接你,你记得跟我们回家。”

面对一片焦山黄土,悲伤的家属们哭喊着自己的亲人。

没有应答,只有机械作业的声音。

“黄金时间”分秒消逝,没有好消息传来,救援工作仍在继续。

22日晚间,爱新救援队队长黎展良已经连续工作了近18个小时。当天下午4时许,他和同事们带着7部越野车在林中休息,遇上一位寻亲的家属。

对方是个中年男性,来大山里找他的侄儿,眼睛红通通的。“他问我,现场情况怎么样?有没有可能生还?”

“我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叫他保重身体,告诉他,我们也在等待奇迹”。黎展良回忆说。

3月23日晚,国家应急处置指挥部在梧州举行的第三场新闻发布会通报,截至23日晚19时,即东航MU5735航班坠毁53小时后,消防救援人员发现了部分飞机残骸和人体组织碎片,已移交调查工作组。

不仅是家属,灾难面前,人心无别,大部分中国人都在焦灼与盼望中度过了艰难的72小时。

道理都懂

MU5735航班上共132人,至今未发现幸存者。

救援的3个日夜中,莫?村的村民李荣贵,会在白天时坐在自家门前,看着一批批人员通过几米外的路口,往西南方向进入核心区。

大多数时候“只是没事做”,李荣贵说,直到22日下午,救援的第二天,有家属陆续来到了路口,等待进入核心区。李荣贵感到鼻酸,“非常同情他们,唉”。

(核心区的救援人员【郭嘉亮 摄】)

飞机坠落的地方,是李荣贵家的田地。

坠机核心地点位于三座小山峰之间的凹地。当地村民说,原本这里是很大一片的橘子林,目前已经成为救援的临时指挥所。

这个橘子林就是李荣贵家的。“种的是砂糖橘,已经有10年以上了”,他说,这片果林每年能产出五六千斤的砂糖橘。

飞机残骸)

李荣贵常常要去山坳之中,照看他的果林。3月21日,他挑在上午的时间去了,下午就没去。“我去干活啊,如果是下午去的,现在就不能坐在这里了”,他告诉南风窗。

现在,他家的果林成为核心区和指挥部驻地。“道理我都懂的”,他说,不需要任何人注意到他,因为眼前,救人是第一的大事。

目睹悲伤

这一条路,李荣贵走过了太多遍,从家里出发,平时走路10分钟左右就到了。因此,在当天下午飞机坠毁的瞬间,“我应该是第一个跑过去看的”,李荣贵说。

他跑在前头,但是很快地,人们聚拢在山边。他们立刻报警了。

往核心区走的村民很多,李荣贵记得,有个住在?南村上的57岁村民,姓刘,大家叫他“大个子”,他当时走了很远。“他是来这里干活的,当时跑到了山顶上,捡到了一个钱包。”

“那个东西(钱包)是因为爆炸飞起来了,飞得好远啊”,李荣贵说。

(救援中发现的受难者钱包【图源:央视新闻】)

多位村民回忆,好几个人捡到了东西,全都交上去了。

距离远一些的地方,村民劳爱知也听到了这声巨响:“呜呜地叫着,很急促,接着就是两声爆炸,嘭、嘭。”

那个时候,劳爱知正在村里小店跟朋友闲聊,“一群婆娘在一起休息”。那声巨响以后,人群中好几个不足岁的小孩,立刻全都哭了。

(山火后的大山【郭嘉亮 摄】)

人们立刻反应过来。两位村医,不用谁来提出要求,立马背起药箱,匆匆往山里面赶。

“那个时候,政府的人还没过来”,劳爱知说。她也跟着众人一起,骑摩托车去现场看,不过十几分钟到了,只见好大的火。

劳爱知等多位村民说,他们赶到的第一现场,首先看到的是火,烧了“一个半”山头。全是碎地,全是废泥,有很大的燃油味道,但是看不到血迹。这甚至给了他们一个莫名的错觉,“好像没有伤亡人员”。

火退了一下,村民们就下去看。从视频中可以看到,当时还有些小火在燃烧。

他们还看到衣服碎成的破布,但是地面上的少,反而是两边山上“扎在树上”的更多。

东航MU5735空难核心救援现场发现大量碎片

有人去捡飞机的碎片,立马被人阻止说,“这个不能捡,要犯法的,人家要留一点证据”,劳爱知说,于是就没人再拿了。

过了20分钟,再下山时,附近的山路围起了数不清的警戒线。

艰难的救援

3天的“黄金救援”时间里,莫?村的天气状况却逐渐恶劣,气温骤低,从20度降到了10度。

更添乱的是雨。22日晚间,雨水开始降临,从那时起就断断续续没怎么停过。

22日晚间,气温已经下降,晚上8时许,救援人员黎展良再次上山前曾担忧说:“根据我们的天气系统,说今晚有雨,这恐怕会有些影响”。

(村民在雨中为救援人员运送物资【郭嘉亮 摄】)

担忧应验了。

大风降雨天气增大了搜寻工作难度,据藤县气象台22日午时发布的气象信息,受冷空气南下影响,预计未来24小时内藤县将出现7级以上大风,易造成灾害事故。

23日中午,降雨导致搜救工作暂缓。雨水,冲不去现场的燃油味。

救援人员介绍,当地土壤吸水量大,坠机搜寻现场存在小规模滑坡可能,为现场救援增加不确定性。接下来,除了进一步搜寻失联人员和黑匣子外,还要进行排水作业。

这对救援力量是个很大的考验。22日的凌晨2点多,爱心救援的第一支队伍从南宁出发,“早上4点钟到了,6点上山,我们把设备扛上去调试,连续运转了18个小时左右”,队长黎展良说,这个过程很紧迫,基本没有休息。

(救援人员连轴转运送设备并做现场工作【郭嘉亮 摄】)

他们的设备主要是无人机,飞起来在空中悬停,为现场的作业机械提供照明。此外,还对当地地貌作三维数据采集。

黎展良介绍说,他们首批队伍来了25个人,进到核心区以后,现场约有几百号工作人员,“数不过来”。在残骸区,工作人员进行地毯式地搜索,找到残留物,并做好标记,随后将残留物妥善保存。

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、副主任张志文介绍,事故发生后,广西派出消防救援、武警、公安、民兵等近2000名救援人员,会同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驻防广西、广东队伍678名人员,积极有序开展现场救援。

(航拍救援现场,左上角的核心区散落着飞机碎片【郭嘉亮 摄】)

哪怕一捧土

23日下午3点,莫?村坠机点对面的祭台,那位父亲仍旧是泪眼婆娑。

第一次看见他,是在21日失事当晚的白云机场T1航站楼,他在MU5735家属接待处里。

2天前的夜晚,他像软泥一样瘫坐在机场的座椅上,嚎哭得额头起青筋,声音巨大,6位工作人员围着他。后来网络流传出视频,视频中他隐约告诉机场工作人员,“三个孩子都在飞机上”。

(在白云国际机场的乘客家属,在现场祭台旁他仍旧泪眼婆娑【郭嘉亮 摄 】)

这句话,令无数陌生人悲上心头。

第二次见他,是23日家属分批进山祭拜的人群中。在哭喊的家属中,他低着头,相对安静。虽然一直在擦拭,但从未擦干过眼睛。

关卡外、雨棚下有许多家属在等待,每15个家属一组,每组可以有半小时左右的时间进山看一眼。差不多时间就要出来,换新一批家属进山。他们的时间不多,但记者听到有家属出来后说,“心里落下来了一点点”。

看一眼现场,对家属而言很重要,逝者得安魂,生者获排解。

莫?村从21日失事当天下午4点左右开始封村,集中力量搜救。事发之后,MU5735家属们陆续乘坐大巴到达梧州,他们被分散安置在梧州数家酒店里,距离莫?村大约1小时车程,等待搜救消息。

悲伤与焦虑交攻,到23日,绝大多数家属们已经难以安坐。南风窗记者在莫?村陆续见到用各种办法自行进村的家属们。

同日上午10点,在梧州一酒店,十余位家属们吃完早饭后,在电梯口向政府和东航工作人员提出申请,“要去现场看看。”

话说开之后,哭声和商讨声渐密。“我们不要求进现场,离现场最近的地方也可以,没有办法在酒店等着了。”

(在核心区前的水泥路上,家属遥望对面的山谷【郭嘉亮 摄】)

工作人员不断安抚:“一定尽快给大家安排??????”

“家里人很着急,哪怕人完全找不到,我们拿一捧土回去,也安心。”不同家庭家属之间并不熟悉,但愿望相同。

一番商议后,工作人员承诺,带家属前往。

下午,家属开始集中出现在莫?村,他们被允许进入核心区前十几米外的一条水泥路上,由志愿者带领着遥望对面山谷。有人设下祭台,燃起香烛。

(面对一片焦山,官方设下祭台,燃起香烛【郭嘉亮 摄】)

晚上6点多,一些家属从现场回到酒店大厅。他们坐在大厅的沙发、椅子上,或脱下长筒雨靴,或擦掉粘在鞋上的泥。然后起身,上楼,彼此无声。

(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)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footer2.htm